華為手機再遭谷歌釜底抽薪:Mate 30系列變通路徑被封死,網友后裝也不能用

時間:2019年10月05日 09:37:17 中財網
  量子位
  追蹤人工智能產品和技術新趨勢,我們只專注報道AI10-03 11:52
  魚羊 乾明 發自 凹非寺
  量子位 報道 | 公眾號 QbitAI
  華為手機,更艱難的時刻來了。

  最新消息,那個“曲線救國”——能為華為Mate 30系列后裝谷歌應用全家桶的方案,也剛被堵死了。

  與此同時,谷歌也從其SafetyNet系統(一個能訪問谷歌服務的可信任設備列表)中移除了這款手機。

  這直接意味著華為Mate 30系列手機,不僅不能后裝谷歌應用,而且即便之前已經安裝,現在也不再能用了。

  消息不大,然而影響不小,并且一切才剛剛開始。


  華為手機后路再遭斷供
  一直以來,谷歌雖然將安卓系統開源,但同時會將自己的應用,比如谷歌應用商店、谷歌支付、谷歌地圖等等打包成谷歌移動服務(GMS),與安卓系統進行深度集成綁定,為用戶提供服務。

  當前,基本上海外所有安卓手機,都采用的是谷歌提供的這套應用服務,也早已成為國外安卓手機的標配和靈魂。

  國外任何一款安卓手機,如果無法使用谷歌的應用服務,處境都會變得異常艱難。

  所以考慮到谷歌服務及其應用在海外市場的主導地位——甚至不可或缺性,這對華為新旗艦乃至華為手機整體發展,必將引發嚴重震蕩。





  此前余承東曾說,因為美國不讓用Google Mobile Services(GMS),所以Mate 30系列使用了Huawei Mobile Services(HMS),但其后網友發現,華為官方不能預裝,不代表用戶不能后裝,算是曲線救國的方案。

  然而萬萬沒想到,這條路很快也被堵死了。

  對于華為來說,雖然可以建立華為移動生態,但仍舊需要時間以及大量的努力。

  外媒評價稱,華為這款新旗艦就算備受海外消費者歡迎,也會與大量消費者失之交臂。

  怎么說呢?釜底抽薪之舉了。

  而這一切,追根溯源,同樣始于美國政府對華為的禁令。

  事件始末
  今年5月中旬,美國政府宣布將華為列入實體清單,限制其購買使用美國企業提供的產品與服務。

  這意味著,華為可以使用開源版本的Android,但它不能使用谷歌移動服務。

  因此,9月19日在德國發布的Mate 30系列手機,其中并沒有預裝谷歌應用商店(Google Play)等應用。

  不預裝其實并不麻煩。

  很快,一個名為LZPlay的應用就上線了。能夠幫助用戶在Mate 30系列手機上安裝GMS (谷歌移動服務),來使用谷歌應用商店下載應用。






  但就在昨天,一位名為John Wu的開發者寫了一篇博客文章,對這一應用程序的進行了深入分析得出結論:華為知道有這樣的一個程序,而且允許它存在。

  這篇博客文章發表之后,LZPlay就下線了,這也引起了很多用戶的不滿。

  根據路透社的報道,華為也給出了回應:華為官方并沒有參與到LZPlay中。

  然而即便如此,外媒很快發現,谷歌官方對此還是出手了。

  谷歌有一個系統,名為SafetyNet,目的是檢查各家廠商的手機是否安全地運行谷歌的應用程序。

  任何安卓設備,只有通過這一系統認證才能夠運行谷歌應用服務。

  但是,國外安卓博客Android Central的執行主編Alex Dobie發現,Mate 30 Pro在上周通過的認證,現在被取消了。



 

  外媒Engadget評論稱,這也意味著谷歌采取了行動,禁止華為Mate 30系列手機通過其他任何方式來獲取谷歌應用服務。

  谷歌官方對此還沒有說明或評論。

  從之前一貫行事風格來看,谷歌此舉或是出于“合法合規”自保。

  此前華為創始人任正非也多次公開解釋,谷歌一方面不得不要聽從特朗普禁令,但另一方面也在積極游說、希望早日恢復供應。

  但即便如此,谷歌現在快速切斷華為非官方的“后裝”方案,依然令人震驚。

  畢竟在國外,法無明確禁止即可行。特朗普不讓谷歌供應,但網友自己“后裝”,應該不在明文禁止之列。

  不過命運掌握在別人手中,解釋權自然也在別人手里。

  當今之勢,不知道華為是否還有后手?

  華為還能自強?

  華為的應對策略,可能是“備胎”轉正。

  在手機系統方面,華為的Plan B是鴻蒙。

  今年8月9日,華為鴻蒙操作系統正式發布。鴻蒙OS首次使用分布式架構,實現模塊化解耦,不止支持手機,還支持可穿戴設備、車輛、音箱等智能設備。


 

  余承東在發布會上表示,鴻蒙OS可以兼容安卓應用,如果安卓無法使用,隨時可以啟動鴻蒙。鴻蒙操作系統還將開源。

  但華為方面也反復表示,考慮到合作伙伴關系及生態,華為還是會優先使用谷歌的安卓系統。

  比如這次的Mate 30,搭載的仍是安卓。

  而在生態服務方面,在華為Mate 30系列手機的慕尼黑發布會上,華為同時也發布了Huawei Mobile Services(HMS),即華為移動服務。


  余承東說,HMS已經集成了45000個應用程序,但需要調整適配的應用程序仍有成千上萬個。在發布會上,余承東號召開發者們加入構建華為HMS生態服務。

  不過此次谷歌服務權限垮掉,可能鴻蒙生態遠水救不了近火,而且海外市場嚴重依賴谷歌全家桶,并非HMS可以替代。

  華為雖然在努力,但任務和形勢,也非常嚴峻。

  One more thing……
  面對禁令,谷歌其實也在努力。

  據英國《金融時報》報道,在禁令發布之后,谷歌官方也努力對特朗普政府展開了游說,以延長與華為的合作許可,甚至讓谷歌豁免于禁止令。

  但包括谷歌在內的多家美國企業提交的申請,至今并沒有獲得特朗普政府的同意。

  華為涅槃還在進行,華為的苦難輝煌還要繼續經受考驗。

  你說呢?(觀察者網)
  中財網
各版頭條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
时时彩组3组6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