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河生物被“公開譴責”:涉“三宗罪”違規擔保14億 半年虧1億

時間:2019年09月28日 08:56:32 中財網


  近日,深圳證券交易所發布《關于對北海銀河生物產業投資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銀河生物”)及相關當事人給予公開譴責處分的公告》,對銀河生物、公司實際控制人潘琦、董事長兼總裁徐宏軍等進行公開譴責。

  銀河生物成立于1993年,是銀河天成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銀河集團”)旗下兩家上市企業之一。公司生物總部坐落于廣西北海,于1998年在深交所掛牌上市,主要業務涉及生物醫藥、輸配電及電子信息產業等。

  財報顯示,2019年上半年銀河生物實現營收3.01億元,同比減少23.97%;歸母凈利潤虧損1.03億元,同比減少69.08%。2019年1月,因涉嫌信披違規,證監會決定對銀河生物及控股股東銀河集團進行立案調查。

  經查,自2017年3月起,銀河集團及其關聯方因周轉資金等需求,存在非經營性占用上市公司資金問題。截至2019年8月30日,該數據為3.73億元,2018年累計發生8.3億元。此外自2016年7月起,銀河生物存在向銀河集團及關聯方提供違規擔保的情況,截至2019年6月底金額合計13.97億元(不含利息)。

  值得一提的是,據銀河生物官網,《2019廣西民營企業制造業100強》在9月9日發布,銀河生物位列榜單第51名。


  圖片來源:銀河生物官網
  關于控股股東銀河集團何時歸還剩余違規占款,銀河生物董秘辦相關人士對時間財經表示,上市公司目前還未收到明確的計劃,控股股東正在做引入戰略投資者的工作。至于違規占款的最新金額,該人士表示,“目前還沒有新的進展,如果有我們會進行公告”。

  “三宗罪”
  證監會調查發現,自2016年起銀河生物及銀河集團存在三項違規事實,包括控股股東及其關聯方非經營性資金占用、上市公司向控股股東及其關聯方提供擔保未履行審議與披露程序,及控股股東承諾超期未履行。

  自2017年3月起,銀河生物控股股東銀河集團因周轉資金等需求,向銀河生物拆借資金和以上市公司名義對外借款并形成占用。

  截至2018年底,銀河集團對銀河生物非經營性資金占用 3.74億元。其中,2018 年期初非經營性資金占用余額3200萬元,年度內累計發生非經營性資金占用8.3億元,累計償還4.88億元,2018年期末占用資金余額為3.74億元,占銀河生物2018年末經審計凈資產的26.90%。

  此外,2016年7月起,銀河生物存在未履行內部審批及相關審議程序向銀河集團及其關聯方提供擔保的情形。截至2018年12月31日,違規擔保余額合計14.17億元,占銀河生物2018年末經審計凈資產的101.91%。


  銀河生物部分違規擔保情況 圖片來源:銀河生物公告
  最后一項違規事實,與一起收購案有關。2016年,銀河生物籌劃收購維康醫藥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維康醫藥”)100%股權,并于當年7月25日向交易對方支付了2億元訂金。然而兩個月后,9月30日銀河生物披露公告稱,本次維康醫藥的收購義務已轉移至銀河集團,維康醫藥股東方需在銀河集團支付2億元訂金到賬后退還銀河生物全部前期已支付訂金,但銀河生物未收到相關款項。

  2018年6月,銀河集團作出承諾稱,將全力配合協助銀河生物處理2億元訂金的追回事宜,如因項目終止收購原因導致銀河生物2億元訂金在2018年10月30日前仍未能收回,將由銀河集團代為支付上述2億元人民幣退款。

  2018年10月30日,銀河集團向銀河生物開具2億元商業承兌匯票,用以支付維康醫藥股東方所欠銀河生物的2億元人民幣訂金退款,票據承兌日期為2019年3月30 日。截至目前,該票據已到期但銀河集團未兌付,構成承諾超期未履行。

  鑒于上述違規事實,證監會作出如下處分決定:對銀河生物公司給予公開譴責;對控股股東銀河集團給予公開譴責;對銀河生物實控人潘琦、時任董事長唐新林、董事長兼總裁徐宏軍、時任董事刁勁松等高管給予公開譴責。

  控股股東陷困境
  負債方面,截至2019年6月中旬,銀河生物短期借款到期2筆,共計1450萬元,均已正常續貸或歸還。此外,銀河集團以上市公司名義向中安融金(深圳)商業保理有限公司中安融金借款3000萬元,銀河集團已償還530.03 萬元,剩余本金2469.97萬元。

  一年內到期的非流動負債為銀河生物向四川信托借款3億元,用于支付收購遠程心界股權的訂金。該收購項目已于2018年6月終止,但由于多重因素影響,導致訂金尚未收回,銀河生物已質押遠程心界15%的股權,且已啟動訴訟工作。由于審理結果仍未確定,銀河生物暫緩向四川信托支付借款利息。根據借款合同約定內容,目前本金尚未到期,但已產生逾期利息共3423.72萬元。


  圖片來源:銀河生物公告
  值得注意的是,銀河集團所持有的銀河生物全部股份目前已被司法凍結及輪候凍結。銀河生物表示,雖然上市公司與銀河集團為不同主體,但金融機構還是會因此延長貸款審批時間、提出更為苛刻的條件(如要求增加擔保、抵押物),甚至直接不發放貸款,從而增加上市公司的融資難度和成本。

  此外,銀河集團目前仍為上市公司控股股東,若銀河集團輪候凍結股份被司法處置,則可能導致上市公司實際控制權發生變更。銀河生物的應對措施,一是通過盤活公司部分資產,提升資產運營效率;二是啟動部分研發項目的股權融資,用以滿足項目資金需求;三是加大應收賬款、收購預付款的催收力度,對部分債務人及時啟動訴訟程序。

  截至2019年6月,銀河生物未履行內部審批及相關審議程序對外擔保金額約為13.97億元(不含利息),目前上述訴訟事項已進入訴訟程序。銀河集團曾承諾,將采取措施盡快償還債務,解決訴訟問題;若確認上市公司需要承擔擔保責任,控股股東在責任范圍內解決或為此提供反擔保;因擔保事項導致上市公司損失的,由控股股東賠償全部損失。

  英大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李大霄對時間財經表示,上市公司違規擔保及股東違規占款情況之所以屢禁不止,與處罰過輕有一定關系。當然,除了監管方面的原因,還有投資文化的問題,投資者才是最終的審判者。如果投資者去追逐這些股票的話,那必然對它們的制約非常有限。(時間財經)
  中財網
各版頭條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
时时彩组3组6技巧